當前位置:曄曄小說 > 其他 > 何處星光 > 第23章 挑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何處星光 第23章 挑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砰砰——”

一陣粗魯的敲門聲響起,阮知曉匆匆忙忙的去開門。

一看外麵,一個女人神情高傲的站在一處,一頭大捲髮身著紅裙,阮知曉覺得眼熟的緊。

阮知曉頓時想起她不就是那天在酒店對自己發脾氣的女人嗎?當時陸裴鈺為了自己還和這個女人鬨翻不合作了。

“藍小姐?”她記得陸裴鈺是這麼稱呼的。

“嘖嘖……”藍雨上下打量她一眼,目光鄙夷至極,“冇想到陸裴鈺居然好這口?一個清潔員還真當寶,學起彆人金屋藏嬌了?”

阮知曉心中冷然,顯然藍雨的到來隻是為了羞辱她而已。

“如果藍小姐來隻是為了說這種無聊的話,那請你出去!”

藍雨嗤笑一聲,“以為勾搭上陸裴鈺,就把自己當人了?不過是個嫁過人的破爛貨而已,你囂張什麼?”

阮知曉臉微微一變,不明白藍雨到底在說些什麼。

“我請你出去!”這一句,態度可冇那麼客氣了,蓄勢待發的薄怒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性。

“啪!”一張報紙摔在阮知曉的臉上,藍雨聲音忽然拔高銳利,帶著譏諷道,“一個不要臉勾引小叔的下賤女人,也敢在我麵前囂張?你算個什麼東西!生了個小雜種,了不起了不成?”

阮知曉拿起報紙,上麵赫然幾個大字,震驚!獻身小叔,豪門禁忌戀!

上麵的照片赫然照出了她的側臉和男人的裸背。

阮知曉渾然一震,忽然想起第一次見陸裴鈺時,他抱著自己不停道歉,叫她阮知曉……

原來,她真是陸裴鈺嘴裡的阮知曉,而陸裴鈺居然是她的小叔!

見阮知曉的反應,藍雨嘴角一彎,露出冷嘲的弧,“現在知道自己有多麼不堪了嗎?賤貨就是賤貨,就算失憶了,也不忘勾引小叔呢……”

勾引小叔……

這四個字就像一雙手猛然捂住她的口鼻,窒息到暈厥。

她顫動著,腦子劇烈的疼痛起來,唇白臉青,那如同被活生生撕裂開來的劇痛,鋪天蓋地而來,她忍不住低聲一聲驚叫,“啊!”

捂住了自己的頭部,慢慢的頓下,整個人蜷縮成一團。

藍雨見阮知曉的動靜有些害怕起來,“你…你怎麼了?”

裡麵的嬌嬌似乎聽到外麵的動靜,立即跑了出來,卻看見地上的阮知曉,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

“媽媽!”嬌嬌一聲驚呼,衝了上去。

而不知何時,一道身影忽然出現,是張特助。

張特助頓下問道,“阮小姐,阮小姐,你怎麼了?”

張特助眉蹙了起來,二話不說便將阮知曉抱了起來往外跑,嬌嬌也立即跟上。

張特助將嬌嬌和阮知曉送到車上,讓司機開車到醫院後,立即打通了陸裴鈺的電話。

那頭,陸裴鈺,“喂?怎麼了?”

“阮…阮小姐出事了!”

“什麼?!”

“怎麼回事?”他聲音驟然變冷,問道。

張特助焦急著道,“我剛到阮小姐家門口時,便看見藍小姐找上阮小姐,好像說了些什麼話,阮小姐彷彿受到了刺激!”

他眼眸冷的可怕,聲音沉下,“我立馬就過去!”

將電話掛掉,而坐在對麵的則是林氏集團的總裁,林深玉。

林深玉一臉抱歉著道,“陸先生,那天是藍雨不懂事,得罪了你,你莫見怪。這件案子對雙方都有好處,何必為了這些小問題,毀了兩方公司的最佳利益呢?”

“嗬……”他冷笑一聲,冷的刺骨。

林深玉對於陸裴鈺這一聲冷笑,感到莫名毛骨悚然,怔怔的看著陸裴鈺。

陸裴鈺道,“貴公司與其想要和我陸氏合作,還不如先管好人,若是藍雨讓我女人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你們林氏破產!”

林深玉一頓,頓然明瞭,心中怒火中燒,這個死女人!自己在這裡低聲下氣的求陸裴鈺,她倒好一手全毀了!

“藍雨不懂事,陸先生你……”

“夠了!”

陸裴鈺聲音鏗鏘有力,絲毫不留情麵,直接站了起來,徑直離開。

林深玉氣的發抖,何時被人說過這種重話?

他毫不猶豫的撥通了藍雨的電話,藍雨接通電話道,“怎麼了,總裁?”

“怎麼了?藍雨,你好大的膽子啊!你連陸裴鈺的女人都敢碰?你不要命了?”

藍雨攥緊手指,咬著牙怒氣道,“林哥,這口氣我忍不住,我什麼時候受過這種羞辱?”

“你!”林深玉怒,又瞬間遏製,道,“藍雨,我要不是看在你老子的分上,早就讓你卷鋪滾蛋了,你以為靠你自己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你動動你的豬腦子想一想,陸氏也是你惹得起的嗎!”

藍雨被這一頓罵,瞬間愣了,前所未有的委屈浮現,她從小被人捧在手心,何時受過這種侮辱?

“他奶奶的,氣死老子了!”林深玉罵了一句,便將電話掛斷。

藍雨氣的發抖,唇舌蒼白。

……

陸裴鈺以最快的速度,從C市趕到H市,到達了指定的醫院與病房。

他推門而入,便聽見嬌嬌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心不由一顫。

張特助見陸裴鈺來了,立即站了起來,道,“總裁,你來了?”

“情況怎麼樣了?”

張特助道,“檢查結果還冇出來,具體的也不清楚。”

陸裴鈺眼眸沉了沉,看著床上蒼白如雪的阮知曉,心不由揪在了一起,呼吸都是這般的凝重。

他抱起嬌嬌,聲音放柔道,“嬌嬌,陸叔叔來了,彆哭了。”

嬌嬌看見陸裴鈺,張開口,便是滿腔沙啞與悲慼,“叔叔,媽媽會不會死?我不要媽媽死。”

“媽媽會冇事的。”他揉了揉嬌嬌的頭髮,聲音溫柔道。

“可是我怕……”

“彆怕。”將嬌嬌摟在懷中,賦予她一些安全感,嬌嬌從撕心裂肺的哭喊也轉為小聲的啜泣聲。

房間安靜了許多,他抓著阮知曉的手,無比的心疼。

,co

te

t_

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