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曄曄小說 > 其他 > 絕世神醫妃半夏 > 第650章 變成一張白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絕世神醫妃半夏 第650章 變成一張白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過答應都答應了,雲苓隻能是把白川又交給了夜三,吩咐他盯緊對方,加緊速度翻譯毒人日記。

至此,事情總算告一段落,所有苗人細作都被關押處置。

京城裡炸鍋式地議論了兩天,有關苗人奇襲金王府的事,熱度才慢慢降下來。

雲苓把目光放回了金王府中的幾個傷員身上。

“沈拓大哥傷情好轉,但是精神狀態不大穩定,大丫說你最好等他平靜幾日後再去看他,以免對他造成刺激。”

沈沁感激地點頭:“我知道,不會貿然去打擾金王妃的。”

朧夜計劃對沈拓進行一場大腦手術。

原本他隻是個冇有自主意識的傀儡,在長年累月的摧殘訓練下,除了保留著吃飯睡覺上廁所這類生物本能以外,對外界冇有任何反應。

但自從和沈沁重逢後,沈拓產恢複了一些自主意識。

蔚藍天際有飛鳥展翅時,他的目光會隨之遊移,庭院裡的柿子樹墜果時,他也會抬眸去看。

朧夜低聲道:“以前跟風瑩瑩交手的時候,沈拓是冇有這些反應的,就好像是一個被製定了程式的機器人,隻會按照係統命令做事,目前的現象是個好的開始。”

雲苓問她,“你是不是有辦法了?”

朧夜點頭,思索了一番道:“我覺得可以對他進行二次記憶抹除,也就是通過精神力催眠,讓他忘掉風瑩瑩在給他留下的所有指令烙印。”

“那會留下什麼後遺症麼?”

“後遺症的話,他會變成傻子……不是那種廣義上的智障,他的大小腦冇有任何問題,我說的抽象一點,他會變成一張白紙。”

一張白紙,一個初生的嬰兒。

他會忘記很多東西,比如不懂什麼叫做家人,哥哥與妹妹的含義又是什麼。

一切的一切,都要從新學起。

雲苓憂心地道:“那你的意思是,他這輩子都不會再想起往事,也不會再記得阿沁是他妹妹了麼?”

朧夜沉默了一下,“不排除有恢複的可能,但概率可能不足萬分之一。”

如果強行讓沈拓回憶起曾經,他極大概率會患上精神病,變成一個瘋子。

所以朧夜更傾向洗掉他所有記憶,至少這樣一來能百分百保證他不會瘋掉。

沈沁得知這個訊息後,怔愣了很久,但卻比想象中平靜很多。

良久後,她才露出一抹輕淺的笑容,向雲苓姐妹二人道謝。

“哥哥能回到我身邊已是上天眷顧,不會再記得我也沒關係……隻要他還能好好活在我身邊,已不敢再有所奢求。”

人生太苦,她其實並不貪心,隻要能得到一點點滿足,也會覺得日子是甜的。

聽到這裡,饒是朧夜也不由得佩服起眼前女子的心性。

她目光落在沈沁身上,對方二十出頭的年紀,眼神卻在風霜洗禮下有了歲月的痕跡。

蕪菁色的衣衫裹在瘦弱的身軀上,卻透著蒼鬆勁竹般沉穩的堅韌。

“我們會竭儘所能去救他。”

這是雲苓姐妹二人給沈沁的承諾。

神秘和尚送來了遺失的天星,朧夜需要溫養一陣子精神力,然後再進行正式的大腦手術。

她負責精神科治療,雲苓便負責內外科治療。

朧夜從風瑩瑩那裡得到鎮痛湯的配方後,雲苓便加以改良,去掉了其中幾味有成癮性的藥材,替換了些許養生排毒的珍稀藥草。

這些奇株武安公培育了很多,藥材供應方麵倒是不用發愁。

有了鎮痛湯後,沈拓暫時不用再受疼痛折磨,也不必被麻醉藥強行昏迷了。

但要想幫助沈拓徹底擺脫疼痛折磨,還是必須從毒人日記下手。

蕭壁城看著沈拓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心裡也不好受。

“他算是我的前輩,十五歲那年我剛上邊關戰場的時候,沈拓已經在沙場馳騁七年,是威名遠揚的年輕將領了。皇祖父也誇讚過沈拓很多次,說他是沈家走至末路的希望。”

沈家祖上很有名氣,史書上出過好幾員猛將,就是後來一代不如一代。

沈沁曾祖父那一輩,當年追隨太上皇時也立過不少戰功,可到她父親這代就完全垮了,四十多歲還是個五品武官。

武官和文官不一樣,世襲爵蔭不管用,地位尊榮要靠雙手打出來才行。

沈拓驍勇善戰,是沈家年輕一輩的希望,他和蕭壁城一樣,都是十五歲那年上的戰場,二十二歲就坐到了正三品的參將位置。

“皇祖父很看好沈拓,覺得他將來很有希望成為本朝最年輕的一品驃騎大將軍,奈何天有不測風雲。”

沈拓“戰死”的那場戰役,蕭壁城當時也在綏城。

那會兒他十六歲,初出茅廬一年,卻已鋒芒畢露,對沈拓這等英勇善戰的前輩,也有天然的敬重之心。

可以說,沈拓壯烈犧牲的事蹟,對他的心性與成長也起到過深遠的影響。

誰會想到,前幾日還在一起喝酒談天的前輩,轉眼就化為了一抔黃土呢。

沈家受到的打擊最大,若非嫡長子戰死,沈父也不會豬油蒙了心,去幫賢王謀逆。

蕭壁城探看過沈拓的情況後,語氣堅定。

“他是為大周而戰死,才落到這般境地的,縱使沈家被驅逐流放出京,也不該抹殺他立下的戰功,令英雄負俗之累。”

雖然沈家此後三代都不得入朝為官,但這等忠義之士,朝廷不能漠視慢待。

雲苓用力地點點頭,“等回去之後,咱們就上書陳情,讓父皇賞賜下來。”

起碼解決掉沈拓兄妹的錢財窘境,妥善地安置好他們。

沈沁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一直不肯過多接納她們的好意,寧肯私下多做些活計,也不開口管他們借錢。

雲苓一直想不到什麼好辦法幫她,而今也算是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

這也不叫理由,本就是沈家兄妹應得的。

蕭壁城頷首道:“我們已經在金王府和大理寺奔波了三天,明日就回宮吧。”

不過在回去向昭仁帝覆命前,他還要再見見賢王。

提到昭仁帝,雲苓的表情一言難儘。

賢王因失血過多,昏迷了約莫兩日,昨天纔剛剛醒過來。

這邊的訊息都是實時通報給宮裡的,但昭仁帝一直冇有動靜,與上次聽到瑞王被蛇咬時的反應判若兩人。

八成是不敢來,又或者不知道拿什麼態度表情麵對賢王。

雖然賢王也未必想見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