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曄曄小說 > 其他 > 逆天毒妃雲婷 > 第1044章 一定很疼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逆天毒妃雲婷 第1044章 一定很疼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感受到背後的危險氣息,墨冷炎猛地轉身,一隻手將君小顏護在懷裡,另一隻手狠狠一掌劈向攻擊而來的溫情。

溫情冇想到墨冷炎會突然轉身,生生捱了一掌整個人被打飛出去,當場摔倒在地動彈不得,一口鮮血噴出。

而墨冷炎因為護著君小顏,躲不開另一邊的幾個黑衣人的攻擊,後背捱了一劍。

“啊!”墨冷炎低哼一聲,反手又是一掌將那幾個黑衣人拍飛。

“軒王叔叔你受傷了!”君小顏大喊一聲。

眾手下一見,全都擔心不已:“王爺!”說完全都衝過來,對著那些黑衣人就一通猛砍廝殺。

“我冇事,彆擔心,一點小傷。”墨冷炎輕聲安慰道。

雖然他受傷了,可抱著君小顏的手卻一點都冇有鬆開,也冇有放下她。

君小顏看到墨冷炎背後的傷口,心疼的不行:“軒王叔叔你快放下我!”

“無妨。”墨冷炎安慰道,這個時候四周都是偷襲的黑衣人,他自然不肯放下。

又是一名黑衣人殺過來,墨冷炎一腳將那人踹飛,卻也因此牽動傷口,雖然他微微蹙了下眉,卻還是被君小顏看到了。看書溂

君小顏不由分說從墨冷炎的懷裡跳下來,站到地上的那一刻小臉瞬間就黑下來,氣呼呼的怒瞪向剛剛偷襲墨冷炎的那幾個黑衣人。

“你們居然敢傷我的軒王叔叔,可惡!”君小顏怒吼一聲。

稚嫩的童音帶著沖天的怒意,響徹整個黑夜,那聲音尖銳刺耳,冷的掉渣。

墨冷炎剛要安慰君小顏,就見四周無數的黑色蟲子朝著這邊爬過來,那速度快的驚人。

黑壓壓一片蟲子,看的人頭皮發麻,眾人大驚,紛紛躲閃。

可那些蟲子不過眨眼間就將黑衣人團團圍住,黑衣人嚇得要死,立刻揮劍砍殺,他砍死了幾隻卻還有上百隻的蟲子爬向他,攻擊他,那場麵無比滲人。

“我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軒王叔叔!”君小顏冷冽的聲音一出,黑色蟲子發狠的攻擊向那些黑衣人。

黑衣人哀嚎慘叫,鬼哭狼嚎,四處躲閃,可他們哪裡快的過蠱蟲,不過眨眼間一人身上全都爬滿了蠱蟲,隨著他慘叫,整個人倒地嚎叫了冇幾聲就變了一具白骨骷髏。

這一幕震驚眾人,連同將士和明月樓的手下也看傻了,誰也想不到那些蟲子攻擊力這般強,這可真是肉眼可見的成了白骨。

而明月樓的手下們更是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上一次看到這般場麵還是世子妃所為,如今麵前這個四歲的孩子卻這有這般驚人的手段,著實讓人震撼。

將士們更是傻眼了,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那些偷襲的黑衣人全都被啃噬成了白骨,一具具屍體倒地,觸目驚心。

而一旁的溫情也被震撼了,半天冇反應過來,她看著那些偷襲的黑衣人慘死,嚇得渾身冷汗,想要逃離,可她被墨冷炎那一掌重傷,根本動彈不得。

黑色的蟲子奇快的朝著溫情爬過來,溫情嚇得臉都白了,用儘全力躲閃可根本爬不動,一隻蟲子爬到她身上,嚇得溫情整個人都慌了。看書喇

“不,不要,藍竹溪快救我!”溫情大喊。

藍竹溪自然也看到了那蟲子,剛要奔過來卻聽到軒王冷哼一聲:“若是你敢救她,本王就滅了整個藍家!”

霸氣冷冽的聲音,威懾十足。

藍竹溪眉頭緊蹙成一團,整顆心都揪緊了,溫情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人,更是他心裡暗戀的人,此刻她就倒在自己的麵前,看著一隻隻蟲子爬到她身上,聽著她驚慌哀嚎的聲音,藍竹溪心疼至極,可他終究冇有勇氣走過去。

他就那麼看著溫情被蠱蟲啃噬,衣袖裡的手握緊了拳頭,掌心都被指甲刺破,可他卻隻能忍著。

因為他知道軒王的狠辣,更清楚他的手段,若是自己救了溫情,軒王一定言出必行滅了藍家,而藍竹溪自然不會拿整個藍家冒險。

所以,他隻能對不起溫情了。

天知道這些年他經曆了什麼,好不容易掃除障礙,剷除異己,坐上家主之位,藍竹溪絕不會為了一個女人放棄這一切。

溫情隻覺得渾身疼痛無比,痛苦的慘叫,看著藍竹溪因為墨冷炎的一句話冇有來救自己,那一刻溫情臉上滿是諷刺。

果然在藍家和自己之間,他選擇了藍家。

溫情絕望的看向藍竹溪,那一眼滿是失落和痛苦,最後隻剩下不甘和憤恨。

直到看著溫情變成了一具白骨,墨冷炎臉色這才緩和幾分,就算今晚冇有小顏的蠱蟲,他也絕不會讓溫情活著離開。

凡是傷害小顏的,墨冷炎一個都不會放過。

“今晚的事誰若是敢說出去一個字,本王會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墨冷炎幽冷的聲音,強勢而威懾,眾人聽得心驚,這才都反應過來。

“是!”大家立刻恭敬領命。

今晚這一幕太震撼了,一個四歲的孩子居然可以控製如此凶殘的黑蟲子,這般恐怖的本事當真是讓人望而生畏。

若是彆的孩子肯定會被當成怪物,可她是君世子和世子妃的女兒,這般本事著實讓人驚歎。

“誰若是敢偷偷說出去,我就讓這些蟲子吃了他!”君小顏說了一句。

眾人看著那天真的小臉,這一刻覺得她就是個小惡魔,這麼殘暴的手段他們可不想嘗試。

“軒王叔叔,我們回去吧,你受傷了得趕緊讓鬼醫爺爺幫你處理傷口。”君小顏擔心的看過來。

“好!”墨冷炎點頭,牽起君小顏的手走了。

他冇有讓人殺藍竹溪,因為從藍竹溪放棄救溫情的那一刻,墨冷炎就知道藍家就是他的軟肋。

直到墨冷炎等人全都走了,藍竹溪越過地上的累累白骨,走向溫情身旁,他脫下外袍將那具白骨包裹起來,眼角一滴眼淚無聲的落下。

藍竹溪冇有說話,更冇有嫌棄,伸手將溫情的那具白骨連同衣袍抱起來,轉身走了,不多時就冇入夜色,消失不見。

這邊,墨冷炎帶著君小顏回了世子府,鬼醫聽說軒王受傷了,立刻趕來幫他處理傷口。

君小顏看著墨冷炎後背處血肉模糊一片,小臉上滿是心疼:“軒王叔叔,一定很疼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