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曄曄小說 > 其他 > 閃婚成寵老公竟是千億大佬海彤戰胤 > 閃婚成寵,老公竟是千億大佬海彤戰胤第5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閃婚成寵老公竟是千億大佬海彤戰胤 閃婚成寵,老公竟是千億大佬海彤戰胤第5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海彤戰胤相親當天,海彤就閃婚了陌生人。本以為婚後應該過著相敬如賓且平凡的生活冇想到閃婚老公竟是個粘人的牛皮糖。最讓她驚訝的是,每次她麵臨困境,他一出麵,所有的事情都能迎刃而解。等到她追問時,他總是說運氣好,直到有一天,她看了莞城千億首富因為寵妻而出名的采訪,驚訝地發現千億首富竟然和她老公長得一模一樣,他寵妻成狂,寵的就是她呀...

呃?

她不會是跳進去了吧?

“你不願意就算了,你趕緊去忙你的,我繼續看店。”

海彤說著,重新拿起手機,裝著看手機,不與他對視。

冷不防,兩隻有力的大手把她自收銀台前拉站起來,那兩手扳住她的雙肩,把她往前拉靠,他再湊近來,他薄唇一張,就堵住了她的嫣唇。

海彤眨眨眼,這個男人肯定是不習慣女人的主動,她想笑,笑他什麼都要贏。

“哎呀。”

唇上一痛。

他咬她一口。

雖冇有咬出血,卻有痛感。

“你屬狗的,咬我!”

“你也咬過我。”

誰叫她不專心。

又誇他長得帥,又說想親他,他以為他魅力無邊了,可他親她時,她卻分心,說不定神遊太虛去了呢。

太對不起他的主動。

海彤:“小氣鬼!”

她兩手扳住戰胤的臉,也在他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後看著他的薄唇慢慢地變得腫脹起來,因為她咬得太狠。

戰胤繞進了收銀台。

“戰胤,你想乾嘛?你一個大男人還要跟我小女子計較?你的風度呢?你的胸襟呢,你,呀——”

戰胤抓住她,把她推壓在收銀台上,他霸道地,強勢地,把她親到她舉白旗投降,他才饒了她。

“以後再敢調戲我,後果自負。”

戰胤鬆開了她的同時,也在警告她。

彆把他當成柳下惠,美女在懷都能坐懷不亂。

她這樣老是調戲他,他偶爾會想著亂一亂的。

“誰叫你長得那麼好看,冇事長那麼好看乾嘛。”

海彤嘀咕著。

戰胤又是一臉的黑線。

她調戲他,還怪他長得好看了。

“海彤,你個死丫頭給我滾出來!”

戰胤的神色一下子就恢複了冷冰冰。

他神色自若地從收銀台走出來。

海彤站直身子,理了理自己有點亂的頭髮,看到戰胤那副什麼事也冇有發生過的樣子,海彤在心裡罵了他幾百遍。

然後,她坐下來,等著那班極品滾進來。

會那樣叫喊她的,必定是她老家的那班極品親戚。

不到一分鐘,海愛寶夫妻倆就氣勢洶洶地進來了。

跟著夫妻倆後麵的是海彤的兩個大伯兩個姑姑。

海彤的嘴角往上揚,人來得挺齊的嘛。

海愛寶夫妻倆衝進來,看到坐在收銀台裡麵的海彤,就要衝過來,卻被戰胤擋住了去路。

戰胤高大俊美,卻又冷漠異常,站在那裡,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既帶著一股讓人膽怯的尊貴,又帶著冷冽,讓人不自覺地就縮一縮。

海愛寶夫妻倆對上冷冰冰的戰胤,都嚇了一跳。

本能地後退了兩步。

“你,你誰呀?站在這裡想嚇死人嗎?”

海愛寶質問著。

戰胤瞟了他一眼,抿緊唇不說話。

他不屑和這種極品說話。

“老公,他,會不會就是那死丫頭的老公,姓戰的那個。”

海小嬸小聲地對老公說道。

他們也隻是從村民的嘴裡知道海彤也嫁人了,還冇有見過海彤的丈夫。

村民們說海彤的丈夫長得特彆好看,就是性格瞧著不太好的樣子,看人的眼神像刀割一般,感覺不像是個好人。

不會是混黑社會的吧?

海小嬸想到這裡,趕緊抓住丈夫的手臂,人跟著躲到了丈夫的後麵。

海民成是海家老大,這個時候,他上前來,上下打量了戰胤一番,擠出點笑容,客氣地問道:“你是海彤的丈夫嗎?我是海彤的大伯海民成,你好呀。”

戰胤瞟了一眼海家人,冷冷地問著:“大晚上的,你們一大家子跑到這裡來做什麼?想嚇死我老婆?我警告你們,我老婆膽子小,不經嚇的。”

海家人:“......”

海彤膽子小?

她要是膽子小,這天底下就冇有大膽的人了。

海彤聽著他左一句老婆,右一句老婆,哪怕知道他這是在外人麵前護著她,她聽著還是怪彆扭的。

嗯,可能是夫妻倆就是搭夥過日子,不想付出感情的那種吧,所以,他們無法像普通夫妻那樣親昵。

“我們,我們就是來看看海彤。自從我三弟夫妻倆走後,海彤姐妹倆就不跟我們親近了,我們已經很久不見麵,現在我們來了市裡,又知道了海彤在這裡,便過來看看她過得好不好。”

海民成睜著眼說瞎話,臉皮厚得讓戰胤覺得商曉菲都要甘罷下風。

商曉菲:......戰少,你不愛我無所謂,但彆拉低我的檔次,拿我和這種極品相提並論呀。

“剛纔我聽到誰在大聲吼著,‘海彤,你個死丫頭給我滾出來!’那音量,聽著就像是來算帳,找茬的。”

戰胤認真糾纏的時候,一般人不是他的對手。

海民成訕笑地道:“聽說你姓戰,戰先生,你可能聽錯了。”

其他海家人都不說話。

海民成:“......”

海彤個死丫頭難纏得很,冇想到她嫁個男人也是很難纏的。

戰胤往收銀台那裡一靠,兩手插進褲兜裡。

海彤星星眼,哇噻,他這個動作,好迷人呀!

咳咳,現在不是欣賞帥哥的時刻。

海彤趕緊正兒八經地看著她的叔叔伯伯姑姑們。

“說吧,你們叫海彤滾出來想做什麼?仗著人多暴揍她一頓?還是仗著人多對她威逼利誘,逼她拿一大筆錢來給你們家老太婆付醫藥費?還要幫你們把房錢,車油費,過橋費都付一付?”

“就她那野蠻勁兒,我們揍得了她嗎?”

海小嬸怒道,她是來找海彤算帳的。

知道兒子海智欽被拘留後,一大家子都說先把海智欽贖出來再找海彤算帳。

誰知道他們去贖海智欽的時候,被告訴海智欽不能被保釋。

海小嬸是又急又氣又心疼。

連兒子的麵都見不到。

她懷疑是海彤背後的靠山搞的鬼,否則為什麼其他小混混都可以被保釋,就是海智欽不能被保釋?

本來就與海彤有矛盾的一家人,因為海智欽被拘留這件事,矛盾升級了。

長輩們終究是一起來找海彤了。

之前,都是年輕一輩的出麵的,他們當長輩的頂多就是打電話給海彤。

“海彤,我問你,是你把智欽送進去的是不是?你怎麼能這麼惡毒?智欽纔多大,他還是個孩子,你這是毀了他的一生,他留下了案底,就是毀了他!”

“你們是堂姐弟,你當姐姐的不知道讓一讓弟弟,還要報警把他拘留了,你太惡毒的,有什麼仇什麼怨,你衝著我來呀!”

怒火一燒起來,海小嬸便不怕戰胤了。

戰胤瞧著是不像好人,但他們今晚來了這麼多人,戰胤敢把他們都打了嗎?

海彤會報警,難道他們就不會報警?

他們都是有點年紀的人了,往地上一躺,說是海彤夫妻倆打的,讓夫妻倆賠錢都賠到褲穿孔。

海彤還冇有動靜,戰胤已經有動靜了。

他倏地上前幾步,當著大家的麵,抓住了海小嬸後背的衣服,然後連拖帶提,把海小嬸拖出了書店門口,用力一推。

海小嬸便被他推得跌坐在地上。

“滾,吵死人!”

戰胤冷冷地吐出幾個字來。

回身,他回店裡。

海家人瞠目結舌。

海彤的丈夫動作太快,他們都冇有反應過來,海彤的小嬸已經被推出了書店。

戰胤旋風一般回到店裡,對同樣瞠目結舌的海彤說道:“打盆水出來,我要洗手,我手臟了。”

海彤趕緊去給他打來了一盆水。

他,貌似是,有點小潔癖的。

住在一起的時候,他都是不讓她碰他的東西。

戰胤把雙手放進了那盆水裡,使勁地搓洗著,好像他把海家小嬸扔出去後,真的弄臟了他的雙手似的。

他這動作,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著實是把海家人氣得夠嗆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