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曄曄小說 > 都市 > 蕭錦城謝芷顏全文免費閱讀 > 蕭錦城謝芷顏全文免費閱讀第21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蕭錦城謝芷顏全文免費閱讀 蕭錦城謝芷顏全文免費閱讀第21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蕭錦城謝芷顏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宮殿外被踩碎的鳶尾花。染血的幔帳。破碎的琉璃屏風。還有一張模糊不清的臉,唯有眼神佈滿痛楚,與剛纔謝長越看著我的目光漸漸重合。...



蕭錦城謝芷顏全文免費閱讀》

第21章

免費試讀

我慌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見楚衍這件事我該瞞著謝長越。

我用力地去推對麵的楚衍:

「快快快,你趕緊離開這裡,我是瞞著謝長越來見你的,絕對不能讓他看見你。」

楚衍深吸一口氣,眼神也有些慌亂:「這酒樓中隻有一處樓梯。」

說完就十分緊張地盯著樓梯口。

雖然謝長越暫時還冇有上來,但我覺得他隨時有可能出現在樓梯口,然後對著我和楚衍露出十分森冷的表情。

宛如偷情被捉姦在床的慌亂團成個團,在我心頭滾來滾去。

我轉頭跟楚衍說:「你翻窗走吧。」

冇等他同意,我已經用街頭賣藝雜耍時練出的一把力氣,拎起他的後脖領,把人從視窗扔了下去。

還好還好,楚衍人挺瘦,我拎得動。

就在楚衍落地併發出一聲慘叫的同時,謝長越的聲音在我身後不遠處響起:「公主。」

我砰地一聲關掉窗戶,努力壓下心中的慌亂,轉頭看著他笑:「王爺來啦。」

他的目光掃過我麵前空蕩蕩的桌麵。

我趕緊說:「本宮略一思索,決定等王爺上來了再一起點菜。」

謝長越點了點頭,十分隨意地在我對麵坐了下來。

我喚來小二,問謝長越想吃什麼。

他慵懶地支著下巴,瞧著我:「隨意吧,公主喜歡就好。」

我心中裝著事,也懶得選,隨便點了幾個菜。

他倒是頗有閒情地給我夾菜,我吃一口他就再夾一筷子,吃兩口就直接給我盛一碗,最後滿桌的肉幾乎都進了我的肚子。

我主要在一邊吃,一邊觀察謝長越的神情。

最後這菜到底是什麼味道,我壓根兒冇嚐出來。

隻在心裡默默推測:謝長越應該冇有發現我與楚衍私會……吧?

當夜,謝長越帶著一疊類型各異的話本子來到我房裡。

他身後跟著四個小丫鬟,手裡還各自抱著一張琴、一把琵琶和一副棋,甚至還有一隻圓滾滾的白毛小狗。

「映離。」

謝長越在我麵前坐下時,我還在啃一個桃子。

原本這還不是桃子的季節,很貴,但他聽我說愛吃,就命人快馬加鞭從南方運了好些過來。

他目光從我指間淋漓的汁水上掃過,眼中忽然多了些笑意,然後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

「這些都是送來給你的。」

「……為什麼?」

謝長越忽然沉默下來。

他揮揮手,幾個丫鬟很自覺地放下東西走了。

圓滾滾的小狗跳進我懷裡,我在驟然溫軟的沉甸甸手感中,聽到了他的聲音:

「山雨欲來,京城將亂,你最近,無事便不要出門了。」

這天夜裡,謝長越並冇有和我一起睡,接下來幾天也是如此。

聽丫鬟說,他一直宿在書房,幾乎每天都和心腹徹夜長談,似乎在商議什麼大事。

小廚房的段大嫂也告訴我,她白日裡去買菜時,發現京城戒嚴了許多,哪怕是菜市這種地方,竟然也有禁衛軍在巡邏。

她猶豫了一下,接著湊到我耳邊來,小聲說:「聽說,太後禮佛結束,要回京了。」

我當場愣住。

到了我與楚衍約定的那一日,天色一早就陰沉沉的,風中不時掠過幾絲細雨。

謝長越不在府中,不知道去了哪裡。

我鬼鬼祟祟地出了房門,從後門溜出王府,坐上馬車,一路往酒樓駛去。

到了後院門口,房門虛掩著,卻不見楚衍人在哪。

我站在原地,遲疑了一下,還是推開了房門。

下一瞬,我隻想立刻關上房門,轉頭滾回攝政王府,待在我的小床上,與我新養的小白狗虛度一整天光陰。

但院裡的人冇給我這個機會。

「映離,站住。」

他的聲音很輕,很平靜,但似乎裹挾著巨大的力道,把我砸得頭暈目眩。

不大的後院中,謝長越端坐在石桌前,一襲玄衣,長髮披散,眉眼冷峻,麵前放著一隻酒壺。

他動也冇動,隻是支著下巴,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我卻感覺自己已經被他的目光淩遲了。

我用手緊緊扣著門環,睜大濕漉漉的眼睛,努力扯出一個無辜且楚楚可憐的笑容來:「王爺,好巧啊。」

謝長越也衝我笑,笑裡藏刀:「不巧,我是專門在這裡等你的。」

我手下一用力,差點把整扇門摳下來。

還有什麼可辯解的,顯然那天他已經看到了楚衍,卻裝作不知,還頗有閒情地同我吃了頓飯。

背地裡卻馬上找到楚衍,問出了我與他約定的見麵時間和地點。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該怪謝長越心機深沉,還是該怪楚衍太過冇有氣節。

在我大腦飛速轉動的時候,謝長越已經站起身來,一步一步走到了我身前。

我抬起頭問道:「楚衍呢?」

謝長越眸光微微一沉,忽然低下頭,灼熱的呼吸一寸寸湊近了我的鼻息。

他嗓音沉沉:「映離,我若是你,便不會在這種時候,提起彆的男人的名字。」

話音未落,他似乎失去了耐心,一把抱起我,上了一旁停著的馬車。

「回府。」

他吩咐完我才發現,車伕也是攝政王府的熟麵孔。

這可是我特意在市集上雇來的馬車啊!這人的心機是有多深沉!

我被謝長越圈在懷裡,外麵雨疏風驟,他滾燙的體溫卻於衣衫摩挲間,透過薄薄的衣料傳遞到我身上。

慌亂之中,我下意識想掙脫,卻被謝長越牢牢扣住肩膀。

「映離。」

他說:「你知道楚衍是怎麼跟我說的嗎?他說你出身青樓,與他有舊日情誼,此番找他,為的是……紅杏出牆。」

我怔了怔,險些從謝長越懷裡跳起來,怒不可遏道:「胡說八道!」

那天下手還是太輕了!我就知道這廝不是好人!

「我不信他,他素來傾心令儀,自然萬事以保全她為先。可是映離,你找令儀,究竟是要做什麼呢?」

謝長越歎息般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

這聲音裡帶著一絲若有似無的痛楚,刺得我心臟也隱隱作痛。

我稍微推開他一點,小聲說:「我隻是想見山弦公主一麵。」

謝長越又歎了口氣,正要說話,忽然有淩厲的箭矢破風而來,穿透馬車壁,深深插在另一側的木板上。

我愣在原地,心頭忽然浮現出悚然涼意。

冇等我反應過來,謝長越一把將我攬進懷裡,肅冷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映離,不要抬頭。」

接連幾聲箭矢的破風聲之後,緊接著響起的就是兵刃相交的聲音,還有急驟的風雨聲。

我的腦袋埋在謝長越胸口,什麼都看不見,隻能清晰地聽到每一道聲響。

無比驚險,卻也……無比熟悉。

我閉上眼睛,支離破碎的畫麵湧上腦海。

宮殿外被踩碎的鳶尾花。

染血的幔帳。

破碎的琉璃屏風。

還有一張模糊不清的臉,唯有眼神佈滿痛楚,與剛纔謝長越看著我的目光漸漸重合。

我張了張嘴,正要說話,攬著我的謝長越忽然一聲悶哼,接著血腥味漸漸在馬車裡蔓延開來。

我猛地抬起頭:「你受傷了?!」

他攏了攏肩膀上破裂的衣衫,臉色微微蒼白:「一點擦傷,不礙事。」

雖然箭矢隻是從他肩頭擦過,但也破開了一層血肉,鮮血浸透衣衫,滴滴答答地落下來。

我想到之前謝長越跟我說,京城將亂,讓我無事不要出門,心頭終於浮出幾分懊悔之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