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曄曄小說 > 其他 > 葉楚月和夜墨寒 > 第2263章《上古史冊》第八十一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楚月和夜墨寒 第2263章《上古史冊》第八十一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皇甫隕察覺到屠薇薇二人的神色之變,隻當她們是厭惡楚淩隨意衝撞海域封印罷了。

但隻有蕭離、屠薇薇彼此才知道,她們有多恨,恨所謂的上界大楚,更恨目前實力不濟的自己。

“好一個兄長,為了妹妹來破我中界的海域封印。”

蕭離咬牙切齒。

她們大概能夠猜出,楚淩的妹妹,是何許人也。

一母同胞,卻不同命。

隻有她們才知道,從虛空到封印大地的鬼皇,從虛無沉寂的九萬年,從諸侯國到海神界的兩年裡,葉楚月付出了多少努力,足下之路是怎樣艱難險阻的坎坷。

“阿離。”屠薇薇語氣沉重的開口。

蕭離轉頭看她。

“玩命的修煉吧。”屠薇薇唇邊扯開了極端的笑。

“好。”

蕭離的雙手漸漸握拳,琥珀般的眸子裡,是倔強又固執。

皇甫隕總覺得,她們之間還流動著一種他完全看不懂的氣氛。

但他識趣的沉默著。

流光海域。

宗主左天猛、大長老以及十位歸元境強者,都詫然地望著身懷本源之氣的人。

大長老笑了笑,反問執事長老,“執事長老,老朽才疏學淺,不知本源族人是否有這個身份,你且為老朽解答下。”

執事長老被噎到氣結,瞅著星雲宗大長老悶哼了幾聲。

海神界眾所周知,上古時期的武道文明崩塌的時間段裡,是本源一族的人,將凶獸窮奇封印在流光海域。

雖然他們不明白,楚淩為何換了個說辭,認為被封印的是本源老祖。

但不論哪一種的可能性,作為本源族人的葉楚月,還就是有這個資格守護流光海域。

“讓開。”楚淩低喝,“你若是本源族人,就該讓我破開封印,而不是在這裡攔阻我。梟祖若知你之所為,定然會恨鐵不成鋼。”

楚月的腦海裡,再度響起了雪梟溫潤如玉的聲:

“吾,不會。”

楚月好笑地勾了勾唇。

她一手握刀,一手用指腹抹去唇部快要乾涸的血跡。

她直視楚淩的眼睛問:“你自信認為梟祖就在海下,有何證據嗎?”

“自然有。”

楚淩二話不說的甩出了一卷陳舊而古老的卷軸,丟給了楚月,“《上古史冊》第八十一殘卷記載,有人看到梟祖被封印進流光海域。

還有,你一個小小的武神境,還是新晉武神,放在海神界多如牛毛,在上界更是一文不值,做人莫要太狂妄了些。彆以為有本源之氣,就可一手遮天,我外祖雪家,是本源一族的守護者。

你這點兒本源之氣,嚇唬一些冇見過世麵的也就罷了,嚇不到我。我如今對你禮讓三分,不可能是怕了你一個武神,而是看在外祖雪家的麵子上,放你一馬。”

楚淩的外祖家,有兩大姓。

外祖父龍姓大族,龍境比大楚還要強悍。

外祖母雪芙蓉,世代守護本源一族。

守護者衍生於上古時期,每一個宗族,界域,道法,都有相對應的守護者。

有些守護者,是由大族後天圈養的。

而有些,是帶著使命誕生於人間,可以說,他們為守護某一個群體而生。

譬如本源一族的守護者,最初姓韓,後被賜予了尊貴的“雪”姓。

就算本源一族消失於世間,作為守護者的他們,也得履行自己一生的使命,守護者本源一族僅存的意誌,尋找著本源一族如煙花灰燼散落於眾生的殘餘。

楚月打開《上古史冊》的殘卷,上方邊沿還有被火焰燒燬的痕跡,就算過去了很多年,依舊閃耀著焰火的光。

上方記載,與楚淩所說是大致相同的。

但是——

“《上古史冊》隻說有人看到,而未證實過,甚至未說看見之人是誰,封印梟祖的人又是誰,這便說明是有漏洞破綻的。你作為上界大楚之子,在犯錯期間不思悔改,竟還妄圖做出違反海神界律的事情來,當真是可笑至極!”楚月將上古史冊丟到了楚淩的臉上,聲聲冷喝,字字鏗鏘。

周圍浮於大海之上,乘神獸而立的修煉者們,已是瞠目結舌,呆若木雞。

他們竟不曾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夠看到武神境這般對待真元高手,還是來自上界的真元境……

“《上古史冊》豈能有假?”楚淩橫眉大喝。

少年長袖一揮,沉聲怒喝:“世上萬事,哪有絕對?僅憑一句話,並無其他確鑿的證據,你就膽敢破開封印,可知哪怕隻有千萬分之一的錯誤,海神界的億萬修煉者都要跟著你玩完了。你壓根不拿海神界修煉者的命當命,也是,你上界貴公子,豈會與我們同生共死。你竟還有臉說的本院一族守護者的後人,誰給你的臉和勇氣,《上古史冊》給的嗎?”

封印在雪梟的身上不假,但封印若是破碎,雪梟也會跟著消失。

楚月還想在日後找到辦法,讓雪梟離開海底,走到有花香和春風的地方,再次感知一下這個世界的溫度,卻不想半路殺出了一個楚淩。

楚淩是誰,她當然清楚。

但她的心底裡,並無半分感情。

就如同對待陌生人一樣。

她隻會在葉無邪麵前,像一個尋常人家的妹妹。

楚月波瀾不興的雙眸,冷冽地注視著楚淩。

因為大楚,她甚至無法以真正的自己立足於海神界。

她又怎會對來自於大楚的人有感情?

哪怕楚淩能夠接受這個妹妹又如何?

他們能接受有血緣關係的親人,卻接受不了焚世天罡魔體所帶來的恐懼。

“這位弟子說的對!”鋼鐵刀宗的宗主說道:“就算《上古史冊》有所記載,但事關海神界的生死存亡和武道文明,怎可因為一句算不得準確的話,由得他胡來,就因為他是大楚之子,上界之人嗎?海神界不是下陸,不會坐著等死,縱是負隅頑抗,也會扒下作惡者的一層皮。”

剩下幾宗的宗主,紛紛對執事長老行拱手,而後跟著左天猛一同圍住了楚淩。

楚月的刀,抵在了楚淩的眉心。

她說:

“死在海域與滾出去,選一個。”

十宗弟子俱已沸騰。

尤其是那些剛剛突破到武神境的。

好似此刻刀指真元強者的人不是葉楚月,是他們。

楚淩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先放下這件事。

葉楚月不可怕,但葉楚月身邊的這群老東西,他不得不忌憚。

他還冇實力強到以一人之力,單挑十大宗門。

“這件事是楚某魯莽了,魯莽並不會再破封印。”

封印之事,日後再說。

事在人為,他絕不放棄。

楚月收刀垂手的時候,刀刃化作流水融於大海。

而她身上,不沾一滴水珠。

她背過身去,身後的羽翼載著她去往更高的天空,掠向神獸。

“且慢。”

身後,傳來楚淩的聲音。

楚月回眸看去——

楚淩問:“你叫什麼名字?”

“葉,楚,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