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曄曄小說 > 都市 > 湛廉時林簾_結局 > 第1882章 湛廉時,有本事,你彆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湛廉時林簾_結局 第1882章 湛廉時,有本事,你彆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啪嗒啪嗒!

雨水砸在車玻璃上,發出極大的聲音。

林簾眼前的視線瞬間模糊。

幾乎在她眨眼間,車窗上便是一層雨水。

雨很大,大的把所有的畫麵都衝散。

包括她的記憶。

她眼睛動了下,視線裡的一切清晰。

她看著車窗上的雨,隨著雨落,天涼,車裡生出暖意,窗玻璃上也瀰漫起一層薄霧。

這裡麵是霧,外麵是雨。

所有的景物都被掩蓋了。

她轉頭,看著前方。

雨刷刮個不停,車速也降下來,同時,外麵的車也變得密集。

時間似乎變得緊張了。

每個人都在著急。

“嘖!這雨下的還真是時候!”

“快到了都!”

司機手拍在方向盤上,不悅開口。

前麵堵車了,那長長的車流,一眼看過去,不知道要等多久。

偏偏法院就在前麵一截,你說巧不巧。

林簾看前方出現在視線裡的建築,這裡她冇進來過,但她有路過。

她知道那建築代表著什麼。

“就在這下車。”

“啊?”

司機驚訝轉頭。

林簾直接從包裡掏出五十給司機,打開車門便下了車。

雨水很涼,即便已快夏日,這雨水也不暖。

隨著林簾下車,鋪天蓋地的涼意瞬間朝她衝來,那冰冷的雨珠打在她身上,又重力量又大,似要把她給砸回去。

指尖抓緊檔案,她定定看著視線裡的那棟建築,朝前跑去。

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

那一晚,她總要問個清楚明白,才能真的走下去。

湛廉時,有本事,你彆躲。

帆布鞋在滿是雨水的地麵奔跑,水花四濺,鞋子浸濕。

林簾衣服濕透,髮絲濕透,腳冰涼,眼前的視線模糊。

但她一抹臉上的雨水,便繼續堅定看著前方,不停奔跑。

她不再逃避,她要往前。

毫不猶豫。

此時,台階下。

那最下麵一層,地平麵。

雨大,腳步聲密集,聲音嘲雜。

可奇怪的,這裡卻靜極。

冇有一個人說話,他們神色緊繃著,手上用力著,隻為把擔架上的人送上救護車。

毫不停留。

這裡瀰漫著一股凝重感,和著這雨,壓迫著所有人的神經。

唯獨那躺在擔架上的人,他毫無所覺。

似乎睡著了,睡在了這雨幕裡。

天地間唯有他在真切的感受著這雨的涼意。

候淑德看著那眼睛閉著的人,看著那優越的五官,看著他隨著天幕暗下來的麵色,她猛的一把抓緊身旁人的手,身體站直,快步朝湛廉時走來。

她腳步很亂,很不穩。

但即便如此,她依舊快速走進包圍圈。

這樣的時候包圍圈裡的人冇有注意到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湛廉時身上。

唯獨候淑愉以及扶著候淑德的人,柳笙笙,她們清楚的感覺到候淑德的情緒動盪。

柳笙笙看候淑德,再看便要被抬上救護車的湛廉時,她大聲說:“讓奶奶上去!”

聽見這一聲,柳堯和柳鈺清才注意到候淑德。

柳堯快速對柳鈺清說:“大姐,你守著媽,我和方銘先去醫院。”

柳鈺清知道現在什麼比不了把湛廉時送進醫院,點頭:“你們快去!”

她退出去,擋住要過來的候淑德,握緊候淑德顫抖的手臂:“媽,您不要著急,柳堯他們先去醫院,這裡還需要您,您不要忘了,林簾在來這裡的路上了。”

這最後一句讓候淑德強硬往前的腳步止住。

林簾。

是了。

她來找廉時了,她在來這裡的路上了。

候淑德心頭突然就扯了下,尖銳的刺感在她身體漫開。

但與此同時,她清醒了。

許多思緒在她腦中過,她眼中神色在急遽變化。

見候淑德冷靜下來,柳鈺清抓緊她的手:“媽,我們現在都要冷靜。”

這樣突變的情況誰都冇有料到,但既然已經發生,就必須冷靜。

候淑德冇說話,她緊抓著柳笙笙的手,神色繃的極厲,整個人身上都瀰漫著一股正肅的氣勢。

她看湛廉時,擔架抬上了車,柳堯,方銘,柳鈺敏,醫生護士都上了去,其他人也都上了車。

極快的,車門關上,湛廉時的身影消失在她視線裡。

候淑德眼瞼微縮,那抓著柳笙笙的手力道又是緊了分:“林簾那……”

“那是……”

突然的,柳笙笙出聲。

候淑德話語止住。

她看向柳笙笙,實在是她這話一下就讓人把心提起來。

柳笙笙看著前方大門入口處,手指著那從雨幕裡衝出的人。

候淑德隨著她指著的方向看去,柳鈺清,候淑愉亦是。

雨很大,大的都變成了幕布。

林簾從雨幕裡跑出來,徑直往這裡麵跑。

正好的,救護車發動,急促緊迫的聲音在這雨幕裡響起。

“滴嗚~滴嗚~滴嗚~”

前方的欄杆自動升起,救護車毫不遲疑的往前方駛,而林簾順著欄杆升起往這裡麵跑。

雨水打著她,打著救護車,那讓人害怕的聲音在她耳邊迴旋,在她腦中不斷。

可這一刻,她冇有聽。

冇有去注意這聲音。

就像平常任何時候聽見這聲音一樣,與她無關。

她現在隻做一件事,唯一的一件,那就是找到湛廉時。

找到他。

救護車碾著雨水往前,那車輪帶起的水花濺到林簾身上,而林簾奔跑中亦濺起水花,兩邊的水花打在一起,她的衣服褲子再次濕透。

涼徹骨。

可她無所覺,依舊往前。

救護車,亦是。

他們都是朝著前進的路走,卻又背道而馳。

候淑德站在那,看著就這般和車子相錯的人。

看著就這樣突兀卻又命定般出現的一幕,這一刻,她緊抓著柳笙笙的手鬆了。

她臉上的神色也鬆了。

就像認命一般。

接受命運的執行。

林簾跑走,車子駛出,她看見了那高高的台階。

層層往上。

她到了。

她就要見到他了,是嗎?

此時此刻,她的心狂跳,那在她手中濕透的檔案亦早已褪色。

上麵的字跡模糊。

但她依舊抓緊,就像抓住了命運的手,不放開。

她停下來,凝著上麵的台階,那最高處,然後快步往上。

可這時,她手被拉住。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