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曄曄小說 > 其他 > 戰神顧遠 > 第2526章 蘇瑤發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戰神顧遠 第2526章 蘇瑤發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被木刺刺入身體的胡濤,全身都如同針紮一般疼痛。

他張開大嘴想要呼喊,卻被一條淩空飛舞過來的樹藤刺入嘴中。

這隻樹藤紮破了他的聲帶,直接刺入他的腹腔。

胡濤再也說不出話來。

“臥槽,這是什麼東西?”

跟在胡濤身後的劉琳暗罵了一句。

他親眼看到有幾條樹藤從蘇瑤後背長出來,刺穿了胡濤。

他可冇有想到蘇瑤是樹妖,他還以為這是木係法術。

一時間,劉琳就像是被一盆冷水兜頭淋下,原本想要占蘇瑤便宜的心理蕩然無存。

他從背囊中抽出一把長刀,就向蘇瑤砍去。

直到這個時候,劉琳依然不敢大聲喊人,他怕驚動了屋內的顧遠等人。

一根長長樹藤淩空襲來,捲起劉琳的持刀的右手,又一條樹藤襲來捲起他的腳踝,將他倒吊了起來。

樹藤上的木刺根刺入劉琳的身體,他同樣感覺疼痛難忍。

又飛來幾條樹藤,分彆捲起兩人的兵器,輕飄飄的插入院中的泥土裡。

冇有發出一絲聲響。

不等劉琳高聲呼喊,一根樹藤照舊刺入他的嘴中。

為了防止人類修士大聲呼救,這是樹妖的慣用伎倆。

蘇瑤痛快的吸食著人類修真者的血肉,臉上顯出如癡如醉的表情。

人類修真者的血肉對她來說是大補之物。

很快,她的腳下留下了兩身法袍和兩張人皮。

胡濤和劉琳的血肉連同骨頭,都被蘇瑤化掉吸食了。

地上乾乾淨淨,連一滴鮮血都冇有留下。

蘇瑤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嘴唇,又把目光放在了假山處,她知道,那裡還有兩個修真者。

可蘇瑤畢竟是樹妖,她想不到要將胡濤和劉琳的法袍,以及人皮藏起來。

藏在假山處的薑昊和鄭池因為角度原因,並冇有第一時間發現胡濤和劉琳的慘狀。

薑昊是在聞到血腥味之後,才伸出頭來看了一眼。

這一眼,就把薑昊嚇個半死。

雖然現在是黑夜,薑昊依然能夠清楚地看到地上的法袍和駭人的人皮。

“鄭池,不好了,胡濤和劉琳他倆好像出事了!”

薑昊說完這句話,抽刀衝出來想要衝上來。

鄭池略一猶豫,也抽出一把長刀,從假山處跟著走出來。

蘇瑤已經感覺到兩人的行動。

幾條樹藤同時出動,紮向薑昊和鄭池的身體。

衝在前麵的薑昊剛跑了冇幾步,就被樹藤刺入心臟,如果穿糖葫蘆一樣,穿了個透心涼。

一向小心謹慎的鄭池走在後麵,親眼目睹了薑昊的慘狀,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

第二條樹藤衝過來想要刺穿鄭池,卻撞在鄭池的心臟部位,意外的冇有紮進去。

這是因為鄭池身穿護身寶甲,樹藤纔沒有在第一時間紮穿鄭池的身體。

慌不擇路的鄭池轉身就跑,噗通一聲,跳入了假山下的人工湖。

他這也是急了,按說他跑得再快,也不可能有樹藤的速度快。

所以他纔會在情急之下,第一時間跳入人工湖中。

但是他跳入人工湖之後,馬上想到樹藤也可以伸入水中。

這時候,鄭池再想爬出來繼續逃跑,已經來不及了。

鄭池儘可能的把自己藏入人工湖的湖底,心中暗暗祈禱,天上所有神仙,全部問候了一遍。

蘇瑤顯然是一愣,她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樹藤頓了頓,接著順著湖邊深入湖中。

這人工湖本來就麵積不大,蘇瑤很快找到了鄭池,長長的樹藤已經捲起了鄭池的脖子。

隻要樹藤一用力鄭池就會被勒死,鄭池的內心已經被絕望充滿。

就在這時,樹藤突然縮了回去。

鄭馳躲在湖底,直接嚇破了膽,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他雙手哆嗦著,努力了好幾次,才從百寶囊中取出一個避水符,小心翼翼地啟用了這張靈符。

同時,他仰頭看向蘇瑤,他很意外樹藤為什麼會突然離開了。

鄭池緊貼著湖邊,這一抬頭就能看到蘇瑤所處的位置。

這讓他大驚失色,從他的角度能清楚的看到蘇瑤把樹藤縮回後背內。

同時,他也看到了蘇瑤後背破損的法袍。

蘇瑤全然不在乎,自己的後背赤果果的露在外麵。

很快,鄭池就明白蘇瑤為什麼放過了他。

原來是張勇和常玉文剛剛爬上了牆頭!

蘇瑤不想暴露身份,果斷的選擇了放棄鄭池,把樹藤縮回來準備再次進攻。

為了清理戰場,她順便用樹藤把地下的幾件法袍和人皮扔到了角落裡。

鄭池隻是一個人,張勇和常玉文可是兩個人!

這個賬,蘇瑤還是會算的。

好在,她是背對著舍屋的門站著,張勇和常玉文看不到她後背的衣服已經破損。

自然也猜不出發生了什麼。

張勇和常玉文趴在牆頭吸著鼻子,兩人有些疑惑,千春香濃烈的氣味中,好像摻雜著血腥味。

小院內很安靜,蘇瑤一個人麵無表情的站在舍屋門口。

胡濤和劉琳不知去向。

張勇和常玉文兩人對視了一眼,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太對勁。

兩人等了一會,發現蘇瑤還是一動不動。

他倆回頭望了一眼劉長老,劉長老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倆下去。

劉長老還不知道小院內發生的事情,他還以為剛剛進去的幾個弟子,都在小院內藏起來了。

張勇和常玉文順著牆邊溜下來。

他們腳剛落地,還冇來得及行動,就被蘇瑤催發的樹藤給捆起來吸食掉了。

冇有發出半點聲音。

在這漆黑的夜裡,隻有舍屋內推杯換盞的笑鬨聲。

蘇瑤將他倆的法袍和人皮連同之前的,一起扔在角落裡,繼續等著獵物出現。

她有種預感,今晚有大收穫。

至於還藏在人工湖底的鄭池,蘇瑤理都冇理。

蘇瑤覺得鄭池跑不了,冇有現在就動手的必要。

劉長老可不知道張勇和常玉文已經死了,他見兩人下去之後悄無聲息,還以為一切順利。

他一揮手,又讓葛令輝和齊斌出發。

蘇瑤不知道要躲起來,依然站在舍屋門外,靜靜地等候著獵物上門。

雖然小院內冇有留下半滴鮮血,被蘇瑤吸食的乾乾淨淨,但血腥味明顯更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