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曄曄小說 > 都市 > 主角是蘇卿陸容淵的小說 > 第1615章 愚蠢的選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主角是蘇卿陸容淵的小說 第1615章 愚蠢的選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顏一句話,讓蕭湛靜下來的心,頓時猶如海嘯,洶湧澎湃。

千言萬語,如鯁在喉。

他曾經也以為自己的路一帆風順,對陸顏,他更是勢在必得。

是什麼時候,他開始意識到配不上陸顏的?

是在得知蕭騰去找陸顏時。

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不應該,也不會把這些困難帶到對方麵前。

他冇有護好陸顏。

蕭湛暗中深吸一口氣,才勉強壓住胸腔裡的疼痛,擠出一抹笑說:“這裡,能得到一絲平靜。”

陸顏紅唇微啟,卻說不出一個字,她隻覺得諷刺。

曾經部隊的兩名精英,都拋棄了自己的信仰,成了懦夫,逃兵。

陸顏自嘲一笑,笑著笑著,眼角卻濕潤了。

她轉身看向遠方,再美再壯觀的風景,此時再看,都覺得是辜負。

陸顏的反應,讓蕭湛心頭猶如針紮,泛起陣陣疼意,陣陣苦澀。

不知過了多久,陸顏心情稍微平複了些:“蕭湛,我希望你今天的選擇,不是因為我,我承受不起,你可是天之驕子。”

蕭湛神色微凝:“不是,我隻是看淡了一些事情,坐到再高的位子又如何?這世上並不是冇有了我蕭湛,就轉不動了,我們都隻是滄海一粟。”

陸顏啞然,這種富有哲學的話,怎麼會從蕭湛的口中說出來。

他的抱負,不應該是在這裡做一名掃地僧。

他說:“手裡拿槍也好,拿掃帚也罷,歸處都是一樣的。”

陸顏失望搖頭:“蕭湛,若是每個人都像你這樣想,那還活著乾什麼?人生來都是要死的,乾嘛白折騰一番?你以為你參透了人生大道理,那每個人都不用來到這世上了,果然,你爸說的是對的,因為這麼一件小事,你自暴自棄,你不是我認識的那個蕭湛。”

她想象過蕭湛離開帝京後,會在外麵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冇想到卻躲在這裡,做了一名掃地僧。

陸顏還是第一次疾言厲色的對蕭湛說話,她的每一個字,都刺激著蕭湛的神經。

“你遇到的這些事,算什麼?不就是你爸阻撓我們,這就值得你自暴自棄?如果真是這樣,那我會慶幸,我的選擇是對的,一個連後果都承擔不起的男人,根本冇有資格承擔我的未來。”

陸顏丟下這番話就朝東禪院房間走,蕭湛留在原地,陷入沉思。

有些話,換一個人來說,那絕對是對蕭湛起不了什麼作用的,可說這些的是陸顏,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蕭湛神色恍惚的坐在旁邊台階上,陸顏的那些話,一句句將他罵醒。

陸顏氣沖沖的回到房間,陸景軒送來早餐:“妹妹,你起來冇有?你看日出冇有?哎呀,今天就這麼錯過了,真是可惜。”

陸顏過了很久纔開門,陸景軒見她眼睛是紅的,急問:“妹妹,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冇事,三哥,收拾東西,我們待會下山。”

“這麼急著走,肯定是有事。”陸景軒又不傻,追問:“妹妹,到底出什麼事了?”

陸顏避而不談:“這裡也冇有什麼風景可看,一一懷孕,我想回去看看她。”

就在她回到房間的這幾分鐘裡,她已經給郝蕾報信,將蕭湛在這裡的訊息傳了出去。

蕭湛不應該在這裡荒度餘生。

如今的蕭湛,需要有人在後麵推她一把否則,這輩子極有可能這麼廢了。

陸顏不想說的話,陸景軒是追問不出來的。

“我們就這麼走了?”陸景軒還有點不捨得呢,美景都還冇看到,不過見陸顏堅持,他也隻能回去收拾東西。

“妹妹,你先吃點,待會下山。”

陸顏冇有胃口,陸景軒放下早餐出去,他在回房間收拾東西時,正好與拿著掃帚回去的蕭湛碰上。

陸景軒起初還以為看錯人了,定睛一看,還真是蕭湛。

陸景軒立馬明白陸顏為什麼如此反常,鬨著要下山了。

“站住。”

陸景軒攔住蕭湛的去路,看著蕭湛身上的僧服,也是詫異:“你在這裡做什麼?出家了?你怎麼這麼想不開?”

這誰見著都會詫異。

那麼多路,蕭湛偏偏選了一條最不負責任的路。

就這種做法,不僅讓人吃驚,也讓人看不起。

蕭湛沉默不語,陸景軒卻什麼都明白了。

陸景軒勾唇笑了笑:“蕭湛,知道陸家兄弟為什麼讓外界聞風喪膽?”

蕭湛看著陸景軒,等待他接下來的答案。

陸景軒說:“陸家人,遇到任何事,都隻有一條路,那就是往前,絕不後退。”

當年霍一諾出事,陸景天消沉過一段時間,可也振作起來了,陸景軒自己也為情所困過,消沉一段時間是正常,人之常情,可也算是走出來了。

無論陸家兄弟如何消沉過,絕對能站起來往前走。

當年霍一諾可是九死一生啊,與陸景天青梅竹馬的情意,眼看著就要結婚了,突然出事,陸景天才遭受不住打擊。

可蕭湛呢?

僅僅是蕭騰的不同意,這要是放在普通家庭,像這種事發生的概率,那也是很大的,可有多少像蕭湛這樣選擇的?

而且,蕭湛還是經過特殊訓練,無論是心理承受力,還是抗壓能力,那絕對是很強的。

可偏偏,蕭湛選了最不應該選擇的路。

蕭湛猶如醍醐灌頂,也就那一刹那,他突然明白,他可能將與陸顏的最後一絲機會,葬送了。

親手葬送了。

蕭湛聲音啞然地問:“顏顏她也是這樣想的?”

“蕭湛,你真是可惜了。”

陸景軒也不多說,多說無益。

蕭湛做了最愚蠢的選擇,陸家人在這方麵,那絕對是清醒的。

如果陸容淵知道蕭湛在這裡,那絕對更不放心把陸顏交給蕭湛。

一個冇有擔當的男人,自己的人生都承擔不起,更彆說擔負另一半的幸福。

陸顏走的很決絕,收拾東西就走了。

陸景軒在後麵追問:“妹妹,當真就這麼不打招呼就走了?雖然說蕭湛選擇愚蠢,可心總是向著你的。”

那絕對是陸景軒第一次為蕭湛說話。

陸顏回頭看了眼山頂寺廟,說:“我若不走,他更離不開這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